Author Archives: Teresa Tong

About Teresa Tong

With a deep love for children and a great passion for leading them to Christ, Pastor Teresa has led the Children’s Ministry at Richmond Hill Christian Community Church as a lay leader since early 80’s. With God’s calling, she left her IT profession and got equipped at Tyndale Seminary with an MDiv program, majoring in Pastoral and Children’s Ministry. Upon graduation, she served at RHCCC as a children’s pastor for years. With over 30 years of ministry experience and a passion for nurturing children’s spiritual growth, Pastor Teresa responds to God’s calling in forming a new ministry, Blessing4CM, to serve as a Consulting Children’s Pastor, mentoring ministry leaders and training workers both locally and oversea at mission fields. She is a popular speaker for seminars, conferences, teacher’s training series, leadership retreats, parenting workshops and special children programs. She leads GTA’s Children’s Ministry Leadership Network and hosts children and youth leadership camps at Cambodia, Myanmar, Laos, Vietnam, Thailand and China since year 2008.

親子肩並肩

親子肩並肩

湯邱佩華傳道
2017.04

曾看過一節很有意思的摘句「父母雖不能控制孩子的未來,但卻可利用今天,盡量去影響和模造他們。」這樣說來,我們便應把握機會在孩子成長期中與他們同行肩並肩。去年兒子在婚禮中要播放一對新人成長的短片,於是便左翻右揭那些陳年的相簿,尋找合適的照片。當看到每年在聖誕樹旁所拍的家庭照,並將它們一年一張地排列起來,真叫人唏噓時光飛逝。正如著名樂隊Bee Gees所唱的名曲“First of May”一般,“When I was small, and Christmas trees were tall, …Don’t ask me why, but time has passed us by ….Now we are tall, and Christmas trees are small” (當我們年少時,比起那高聳的聖誕樹,我們是這般矮細,但不知為何,時間怱怱飛逝,現在我們長高了,聖誕樹卻變得如此細小) 歌辭正是這堆照片所反映的事實,引起我的思潮 -那顆膠製的聖誕樹只是一件死物,而我們及孩子卻是活生生地每天在成長,我們在轉變,子女也逐漸發育,有人比喻孩子是一張白紙,父母及師長是操筆的作家,每時每刻都在這白紙上填寫文字,這樣看來白紙只是被動地接受,而作者亦只是單方面不顧一切的編寫,其中忽略了父母與孩子互動的重要性。細想後令我作出一個更合切的比喻,親子的關係猶如旅客與導遊,作父母的明確地知道最終目的地和可使用的各類方法去達標。然後以我們的人生經驗、價值觀及信仰,引領孩子隨時隨地走在最合適的途徑上,並且我們要留意這“旅客”當時的狀態、需要及意見,以致兩者能互動合拍、齊心到達目的地,所以“親子肩並肩,同行此窄路,終極達天家,共領主恩寵”便是基督徒父母所期盼的目標。

可是說雖容易,行出來卻絕不簡單,因為我們各人都有不同的性格,恩賜與理想,雖然孩子身上帶著父母的DNA因子,他們卻並非一個定型模子倒出來,與父母完全脗合。這樣親子肩並肩的第一個要素便是父母要學習去瞭解和接納每個孩子的獨特性,雖然有同樣的父母管教,在相同的家庭環境下成長,兄弟姊妹的發展可能大相逕庭,所以我們作父母的要細心觀察孩子的個性、強處和弱點,也要反思自己的態度和正負的能量,以作調校雙方的磨合、互補不足,對於孩子的強項和優點,我們要感恩、讚許和給予適合的環境去加強培育,而對他們所犯的錯誤,便要耐心及逐步更正,至於孩子一些與生俱來而不可改變的弱點,作父母的便要如主耶穌對待我們般,用無條件的愛去接納和支持,反過來說,父母對於正確的論點與價值觀,便要潛移默化,不要太過強硬性與急燥地加於子女身上,若我們犯了錯,便應對孩子作出誠意的道歉。猶記得有一次與女兒為小事吵了咀,雖然她有不對,但自己也用了過激的言詞責備她,於是帶來了幾天的冷戰,互不瞅睬,其實雙方都很難受,終於有一天我在慣常的地方作靈修 (通往二樓的梯級轉角處,有從上的天窗帶來柔和的光線),剛巧女兒從身邊經過,聖靈摧逼我輕輕抓著她的手,請她坐在梯級旁,然後我誠意地對她說聲對不起,輕輕給她一個擁抱,沒料到女兒緊抱著我大哭起來,連聲不斷地向我道歉她的不是,一個小風波就這樣平伏下來,兩顆結了冰的心也溶化了。在主的愛中,互相諒解和接納,原來一句簡單的對不起,加上一個親蜜的擁抱,竟能把鎖在堡壘中的青年心釋放出來。聖經說「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一4:19),就讓我們用愛去扶著孩子走這崎嶇的人生路。

親子肩並肩的另一個要素,便是與孩子建立溝通的橋樑,父母雖然有豐富的人生經驗,可是我們要學習聆聽子女的心聲與內裡的爭扎和挑戰,幼稚園時老師為要幫我們記憶如何寫「聽」字,便用簡單的口訣,把字拆作小字「耳王十四一心」,原來聆聽的藝術,不單要用耳朵,還要用眼睛(“四”)和專一的心留意對方說話,在這繁忙的生活中,作父母的善有時間與孩子傾心細談,就算有對話,還是人在心不在,應了咀後便趕快地對孩子發施下一條號令或評語。孩子不常願意敞開心扉說亮話,特別是在喜怒無常的青春期,父母如遇到子女興致勃勃地分享時,無論多忙或疲倦,盡量都應放下其他事情,抓緊機會與孩子暢談,聆聽他們的心聲與故事,這不單可讓我們瞭解孩子的內心世界與現況,也能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備作困境或危機時的通道。我們更可慷慨地多讚賞孩子,原來一句批評要用四句正面的嘉許才能抵償,所以我們要少作批評,多作讚賞,而且讚賞不止於言語,就算一個微笑或一個接納認同的眼神,一張簡單的小字條,也可表達我們對孩子的正面讚許,這便是與孩子建立溝通橋樑最佳的方法之一。

願眾父母都嘗試用愛去接納每個子女的獨特性,鼓勵他們繼續培養長處,並耐心改變他們的錯誤,從而教導他們走回正道,用愛心去建造溝通的橋樑,多作讚賞,少作批評,齊心挽著孩子的手,肩並肩走在神的道中,朝向光明的人生。

滿滿的祝福

滿滿的祝福

湯邱佩華傳道
2017.02

上個月我到緬甸短宣舉行兒童營,與孩子分享福音訊息,當呼召時有三十多人舉手決志信主,我們感恩不住,可是次日我們便要離開,不能繼續跟進和培育他們靈命的成長,所以只好將他們交托在主的手中,請短宣隊及當地的教牧按手在決志孩子的身上,為他們祝福禱告。當大家同心開聲禱告時,房間震動,三百人的禱聲響徹會堂,讓眾人體驗到使徒行傳中提及初期信徒齊聲祈禱那震撼的經歷,這是一幅多美麗的景象—-滿滿的祝福。

我家中的孩子自小便有被按手祝福的經驗,所以當他們要離家到外埠攻讀大學時,臨行前便按手在他們頭上,求主保守、祝福、帶領、教導、安慰,並祈願他們能抵擋引誘,屬靈生命堅定不移,榮神益人,為主發光,又願他們在學業上,有從天而來的智慧,努力學習,結交良友。祝福完畢,心裡還是依依不捨,可是深信天父必與他們同在,緊抱在祂的膀臂裡,於是便安心地放手讓他們離開。

時光飛逝,轉眼間兒子已長成,與一位可愛的女孩結為夫婦,雙方家長都是虔誠的信徒,所以在孩子婚前,與其隨從通俗的習慣為他們舉行 “上頭” 儀式,兩家人吃過一頓豐富晚餐後,便一同回家,由雙方家長宣讀一段鼓勵的經文,然後帶著愛與期盼,按手為一對新人祝福禱告,願神保守賜福他們的婚姻,並願在新的家庭中,他們繼續尊主為聖,將神的教導,忠心地傳給下代,深信這簡單儀式更能討神喜悅,比一些我們不明因由的迷信習俗來得更有意思。

在舊約時代,以色列的父母在日常生活中,事無大小,也按手為孩子祝福,而在新約中,主耶穌對小孩也如此行。其實按手為孩子祝禱,是父母能給予他們最好的禮物,帶著無盡愛意,表達對孩子的接納與祈盼,並誠心將他們交托主裡。

祝福主要有幾個元素:

  1. 身體愛的接觸—-當我們按手祝福時,伸手放在孩子的頭或肩膊上,這行動於舊約習俗中被視為重要的一環,當以撒為兒子祝福時說「我兒,你上前來與我親嘴」(創27:26) “上前來” 翻譯過來就是 “前來雙手擁抱” 的意思,身體上直接的接觸,於身、心、靈都有益處。
  2. 口述的語言—-有時我們會在心中默默祈禱,但當為別人祝福時,便應開口發聲。語言有強大威力,既能建造也能拆毀,孩子渴望聽到對他們有造就的說話,父母的言辭特具影響力,用辭得當更能建造健康的親子橋樑。
  3. 建立價值觀—-我們可在祝福的禱文中,用正面及鼓勵性的辭句,以表達及肯定孩子在神及父母眼中被視為珍寶,建立正確高尚的價值觀,縱然他們或有跌倒,陷於低俗,我們仍讓他們知道父母沒有放棄,深信會有轉機,以他們的潛質終能創出光明。
  4. 錦繡的前程—-我們如能用身體的接觸,用鼓勵的言辭,為他們祝禱,我們便能在孩子腦中描繪出一幅將來人生的美景,並能鼓勵他們藉著神所賜予的本質與才能,向著目標努力前進。
  5. 委身的支持—-猶如在完成的文件上打印一般,祝福最後的步驟,便是父母對孩子積極的支持與引導,以致他們可按著祝福的內容,逐步朝著目標而進,甚至他們叛逆時,縱然我們要採取一些紀律行動,孩子仍可體量這是出於父母的愛護關懷,為要幫助他們建立崇高的價值觀。

作者John Trent在他的著作中提出一個容易牢記的方法,去歸納 “祝福(BLESS)” 的五個要素:

B:Be committed (委身的支持)
L:Loving touch (身體愛的接觸)
E:Express value (建立價值觀)
S:See potential (錦繡的前程)
S:Spoken message (口述的言語)

深信當我們按手為孩子祝福時,那真正的祝福者,乃是天父,讓我們作父母的,在家中推行這祝福的文化,好叫神所答應的福份,世代世代的傳下去。

愛情故事

愛情故事

湯邱佩華傳道
2016.10

在小學三年級的家政課,老師教導我們如何打毛衣,女兒初生時我便把粉紅與粉藍色的毛線混在一起製成了一個漂亮的睡袋,包裹著深愛的嬰孩在手中。心裡讚嘆竟能憑著兩枝幼長的針便可把不同顏色的毛線奇妙地穿插起來,一針上,一針下,編造出美麗的圖案,製成的圍巾或毛衣,都帶著編織者的愛意與祝福,這令我聯想到創造天地萬物的主宰,如何用愛與恩慈去編織,相互接連整個宇宙與眾人的故事。

當我們翻開聖經,從首頁的創世記以至末尾的啟示錄,都是圍繞著兩位主角—-神與世人的愛情故事。最初神創造宇宙、亞當與夏娃,在伊甸園中,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可是世人背叛離棄神,以致罪惡將神與人分隔兩岸。整本的聖經展示人類歷史的進程,如何在高低起伏中演變發展,舊約士師記便是最好的例子,當以色列人犯罪,陷在困境與爭扎中,危機四伏,他們便呼求神的拯救,雖然通常都是他們自招的惡果,但神滿有慈愛與憐憫,賜給他們一位英雄或領袖,帶領以色列人走出險境困域,可惜他們還是叛逆成性,情況稍為好轉,罪念又起,以致重墮深淵,苦不堪言,這時他們又再思念及呼求神伸手拯救,千百年來這故事橋段便在人類歷史中不斷重複又重複,神看到世人明頑不靈,竟讓愛子耶穌降世為人,用人類的語言,人類的生活模式來表達愛意,甚至背負眾人的罪孽,代我們死在十架上,這不就是一個感人的愛情故事嗎?聖經便從頭至尾將這偉大的故事傳給世人,好叫我們懂得去回應這大愛和接受救恩。

原來這愛情故事便像剛提及的毛衣一般,由兩條本來互不相關,質地與顏色各異的毛線,藉著針,一條一線地併合起來,成為悅目的製成品。神的宏大與眾人個別的小故事,就這樣互相交織成了一篇動人的“愛情故事”。作為基督徒父母,便應將神在我們身上所施行的大能與見證,跟孩子們分享,好讓他們看到在生命中若遇挫敗、失意、困惑、悲傷或苦惱,我們如何靠著神的恩典、帶領、安慰、保守,走過那死蔭的幽谷,依著神的大能,活出精彩的人生,又或在我們生活中,經歷豐足、平安、喜樂、福杯滿溢,也絕不可忘記將榮耀感謝歸於神。

現今世代的孩子都很自我中心,以為旁邊四周的人都是圍著他們轉動,我們要讓他們醒覺,不是太陽環繞地球而轉,反之,是地球以太陽為中心而繞動,每人的小故事是環繞著神這大故事而轉。當我們不斷與孩子分享神在我們身上的見證和作為,這便可讓他們明白到聖經的故事與人物並非與後現代的信仰脫節,我們現今的情節只是這宏大故事的延續,讓孩子明白在人生旅途上,或遇風暴,主必不撇下我們,或萬事順暢,在感恩中深信一切的好處都不在神以外,祂是那大能的創造者,也是編造我們生命故事的作者,一切都掌握在祂手中,我們只要順意地由祂將兩條不同的”毛線”編織在一起,便能創出美麗的毛衣,動人的”愛情故事”。

正直的靈

正直的靈

湯邱佩華傳道
2016.10

最近在巴西舉行的里約奧運,成為舉世矚目的焦點,我也被吸引緊貼在電視機旁,為加拿大及中國的健兒吶喊打氣,每次螢幕顯示賽果積分時,都會牽動我的情緒,或是雀躍高呼,或是失望慨嘆,可是每次觀賽看到運動員的積極表現,都由衷地讚嘆他們高超的技能與體育精神,令人欽佩。在眾多項目中,我最喜歡觀看高臺跳水及體操項目,而最令我感動的場面,是當運動員從高臺躍下,扭動身軀連翻多個筋斗,倒身直插入水,或是翻身跳越木馬後穩步站於墊上,不偏左右,志氣高昂的情境。不知何故,看著他們這自信的表現,聖經的金句突然泛於腦海:「神阿,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詩篇51:10),若我們能在主內堅定立志,持守正道,直待他日向神交賬,彷如這些健兒插水或落地的一幕,那將是何等美妙的”賽果”。

可是今屆奧運卻被幾宗醜聞沾上污點,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著名的美國游泳金牌得主羅切特(Ryan Locht)的謊言,他曾多次在奧運贏取共十二面獎牌(包括六面金牌和多項世界游泳紀錄) ,本應成為眾人仰慕的頂尖運動員,奧運回國後定必獲得國民前呼後擁的歡迎,可是卻因為酒後行為不儉,在巴西油站破壞公物,更刻意謊話連篇,誣告當地的保安人員行劫,欲遮蓋其劣行,雪球越滾越大,被揭發後成為今次奧運的閙劇,國際的笑柄,還被美國國民所唾棄,他雖贏得多面獎牌,可是不但沒有為國家帶來光榮,反成為恥辱,在訪問鏡頭前,這位世界頂尖健兒竟羞愧得無地自容,掉下男兒淚。這可要歸咎於他缺乏正直的靈,沒有誠實的品格,除這醜聞外,這次奧運也揭發了多名服食禁藥的運動員,為了奪標而不擇手段。

其實在一九九四年冬季奧運舉行前,美國也發生類似的閙劇,一名坐亞望冠的花式溜冰女健兒Tonya Harding,為了要清除對她奪標有威脅的另一名美國選手Nancy Kerrigan,竟與男友串謀襲擊,把對方打傷,事後被揭發,以致被判終身禁止參賽,她為了一時的妒忌心,落得如此下場,十分可惜,高超的溜冰絕技,便因不潔的心而絕跡於冰場上,怎不教人唏噓。

當我們把這些閙劇當作茶餘飯後的笑柄,作父母的可曾反醒,我們用盡虎爸虎媽的政策,威逼利誘孩子在學業或課外活動上,取了一個又一個的獎牌或佳績,期望他們名列前茅,出人頭地,推使他們經常站在獎臺上或眾人驚歎的目光下,以致在不知不覺中,讓孩子承受極大的壓力,甚或為了達標,而不擇手段,妄顧道德與品格的塑造,只管朝著高超成就作目標,把勝利當作人生之路的座右銘,而忘記了神的教導,要我們有一個清潔的良心和正直的靈。

記得多年前一件往事,當時孩子只有五、六歲,兩姊弟竟在聖誕節後短短幾天裡,便把朋友送來的一盒朱古力全吃清光,這令我十分氣惱,責罰二人十天內不可碰任何零食與糖果。跟著幾天我要上班,孩子還在放假,只好把他們托管於嫂嫂處,放工接孩子時,嫂嫂把我拉到一旁與我分享當天發生的一段小插曲。原來她曾拿出糖果盒給孩子,任由他們挑選盒中七彩奪目的朱古力,對於孩子來說,定是十分吸引,小兒子正想伸手拿取時,姐姐卻提醒他,媽媽的禁誡,兒子只可無奈地把小手伸回去,可是嫂嫂仁慈地勸他們說「不用擔心,媽媽不在,你們取了糖果,吃罷她也不知情」,兒子又快樂地把手舉起,正要挑選美味的糖果時,姐姐又說「不要拿,媽媽相信我們誠實,不要令她失望」。聽畢我心裡又欣慰又感恩,原來培育孩子有正直的靈,這誠實的品格是由衷而發,當父母不在時,內在這小聲音便會引領孩子作適當的行為與反應。這令我反思到如果女兒不肯說謊或背地裡行詭詐,就是不想讓地上的父母失望,何況我們作為神的兒女,若我們心術不正,行為不儉,這不就讓這既大能又慈愛的天父為我們感到羞愧,傷透祂的心,令祂失望嗎? 讓我們自我反醒,作父母的更要從小在孩子內裡植下清潔的心,正直的靈,好叫天上的父為此歡欣,得著榮耀。

失敗乃成功之墓之母

失敗乃成功之墓??之母??

湯邱佩華傳道
2016.08

女兒少時學鋼琴,因手型細小,很難才彈到一首普通的兒歌,過了一年她便氣急敗壞地嚷著要放棄學琴,其實很多家長都抱怨子女容易因著少許的挫敗,便放棄原初一股的熱誠,這便令我聯想起一件往事…我讀大學時,經常在夜課後到泳池,一口氣游30圈,可惜結婚生子後卻己把這運動擱在一旁,十年也沒有游泳。不幸有一次不慎摔倒,傷及背部,心想若能每天游泳30圈,或能把背痛治好,於是便鼓起勇氣重拾「泳衣」,希望自己寶刀未老,怎料游了才2圈,已喘不過氣來,心裡十分懊惱,想不到才短短十年,歲月已經摧人老,沮喪之餘,便放棄回家。

及後心有不甘,左思右想,慢慢地才領會到挫敗的因由,十年我都鮮有下水,30圈確是一個超出我能力可達到的目標,於是降低為一個較合理的指標–20圈,再次出戰。游畢最初的2圈後,便稍作兩分鐘的小休,作為一個獎勵,接著逐步提升為4圈,又再給自己兩分鐘的小休,並鼓勵著說:「總共已游了6圈,努力加油!」接著我又發力多游6圈,心裡暗暗高興,算起來共游了12圈,已超過我定下20圈的50%,還有8圈便達到目標,休息兩分鐘後,便一口氣游完最後的幾圈,大功告成,心裡又滿足又自傲地上水池。

回家後與丈夫及子女分享這次的心得,竟多發現幾個啟示,當我在游泳時,旁邊有另一位女士也在不停地游圈,她比我游得快,每次都從我背後,擦身而過,初時心裡有點不好受,覺得自己不中用,有點洩氣,可是想深一層,我並不是要與別人競賽,而是把自己所定的目標看作對手。後來在我身旁又出現了另一位十分氣盛的男士,游泳時手腳大力地左扒右撥,水花四濺,我的眼睛對池水的氯氣特別敏感,所以每次看到他游近時,我都急忙閉上眼睛或把頭轉向別處,以免池水濺入眼中。當我游至17圈時,感到累了,真的想放棄,突然看到泳室那扇大窗戶,透進燦爛的陽光,外面藍天白雲,好一片怡人的景象,最後的3圈便在享受美景下,不知不覺地完成,20圈全部大功告成!!

我把這經歷與孩子分享,希望將來在他們人生中,若然遇到挫折失敗,快要放棄起初的熱誠和所定立的目標時,這個比喻能給他們一點點的啟示和鼓勵:

  1. 定立一個切實可達成的目標(從30圈降為20圈)
  2. 將整個程序分成小段的目標,並逐步遞增(2→4→6→8圈)
  3. 每完成一小段的目標,便給自己一些鼓勵(每次達標都有2分鐘的小休)
  4. 鼓勵自己每個小段的成就都能對整個大指標有所貢獻(完成了2+4+6=12圈以後,只剩下少於一半的8圈)
  5. 不需與別人競爭,而是為自己所定的目標而奮鬥,便可達成20圈(不去理會身旁那快泳手)
  6. 遇到困難,便用創意的方法去解決問題(當水花快要濺入眼,便側過頭去迴避)
  7. 享受成果與其中的過程(欣賞窗外的藍天白雲)

最近聽聞有一則小故事,十分有意思,三種食物被放入沸水:紅蘿白、雞蛋和咖啡豆,堅硬的紅蘿白經過熱水的煮沸後,變得軟弱,容易磨爛,雞蛋殼中的蛋黃卻由流質變成實心固體,而咖啡豆卻令熱水變成香噴噴的咖啡,周圍還瀰漫著咖啡濃郁的香氣。你願意孩子在遇到難處時,成為一條紅蘿白(起初堅毅的意志變得軟弱無力)或是雞蛋(經歷挫折後肉心變成石心硬起心腸),還是咖啡豆(將自己溶合在挑戰中,成為自己和旁人的祝福)?

聖經腓立比書說「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腓3:13-14),讓我們引導孩子,循序漸進地面對挑戰,不要輕言放棄,我的女兒繼續學琴,最後考獲十級,現在閒時都會彈奏鋼琴抒發感情,成為她至愛的嗜好,若然第一年因遇到困難她便放棄的話,多麽可惜啊,讓我們鼓勵孩子失敗不是成功之墓,碰壁不代表盡頭,失敗卻是成功之母,從挫敗中反省自思,吸取教訓及經驗,堅定不移,再接再厲,成功定不遠矣。

冬去春來

                                                                                 冬去春來
                                                                                                                                              湯邱佩華傳道

今年的天氣異常反覆,在嚴寒的二月初竟有十五度的氣溫,但在四月中卻又來了一陣白雪紛飛的奇景,正如變幻莫測的人生,經歷高低起伏。當我入住第一所房子時,興奮快樂地計劃著屋前園藝的種植,朋友便提醒我在入冬以前把要栽種的鬱金香花球莖埋於土裡,等待明春便會花香滿園。我心裡大惑不解,球莖經歷嚴冬後不是變成半死嗎?為何不在天氣回暖時才鬆土栽種,朋友卻解釋鬱金香需有冬眠期,養精蓄銳後便能在春天開放得更燦爛奪目,球莖長得更粗壯。在半信半疑下,這新手園丁便照著指示行動,冬去春來,看著去年埋在深土下的花球莖,果真在花圃中發芽生長,一下子滿園都盛放著顏色奪目的鮮花,彷如歐洲的小荷蘭一般,讓我這新手園丁樂透了,也給我一股清新與盼望的感覺。

多年前在兒童主日學教導幼兒班,看著天真活潑的孩子,心裡又感恩又快樂,可是當中有位三歲的小女孩卻與別不同,引起我特別的注意,每次踏進課室後她都躲在桌下,任憑其他孩子又跑又跳,忙於各式的玩具和活動,這女孩卻全不理會,無論我們如何引導,她還是堅決不出來,對她說話,她也只是睜著那雙又圓又大的眼睛看著我們,一句話也不說,就是到了集體活動、唱詩和聖經故事,還是愛理不理,繼續躲在她的「私人洞穴」裡,不肯出來。老師實在拿她沒辦法,評估她年紀還輕,語言能力未發育完全,以致閉口不言。

可是過了幾個月,主日學舉辦家長日,有機會與孩子的父親會面。當他分享家庭現況時,我才開始明瞭女孩那奇特的表現。原來父母早在孩子一歲多時便離異,星期一至五她跟隨母親,週末便由父親看顧,換言之孩子從嬰孩期開始便已每週搬家兩次,環境經常的變動,讓她缺乏安全感,躲在桌下,可能就是一種自我保護的反應,父親更說她在家中說話停不了嘴,在外面卻一言不發,可能這是她對混亂的成人世界所作的無聲抗議。聽畢,我心裡很受感動,覺得孩子很可憐,自小便要經歷家庭的巨變,所以自此以後,我對這女孩特別關顧和愛護,用更多的時間與耐心,嘗試跟她溝通,不料過了一個月,這冰冷的小心靈竟被溶化了,她開始從桌下走出來,在集體活動中安靜地坐在我身旁,而且下課父親接她時,竟然依依不捨地抱著我的腳,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凝望著我,再過了幾個星期,更開始與我說話傾談,口若懸河,說個不停,口才比班中任何同年紀的學生遠超得多,心中暗想,她將來長成後定是一位出色的律師或演說家。這巨大的轉變,令我十分驚訝,原來愛與被接納的影響是如此大,將埋藏在心底的能量釋放出來,猶如鬱金香球莖般。

從這個啟發,神便帶領我向教會提出開辦單親家庭事工,藉著一群成熟與愛主的信徒,去支持及引領這班在家庭風暴中受衝擊的孩子,取名為SPRING(Single Parent-&-Kid Renewed IN God)支援事工,其中有三個喻意,SPRING是春天的意思,經過嚴寒的冬天,春回大地,帶來希望與生機,SPRING的另一個解釋是彈簧,當壓力鬆開後,便有回彈的機會。SPRING的第三個意思是一道清泉,猶如在乾旱沙漠中的甘露。如經上所記「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翰一書4:19)。所以教會一班弟兄姊妹便委身在這個單親家庭事工中,以神的愛帶給這些孩子一點溫暖與希望。

轉眼間事工己舉辦了十多年,我們只是憑著信心,依靠天父的帶領,在自編的教材下推動這事工,完全不知成效會如何,最近兩個月,神竟讓我在不同的教會與場合中重遇曾經參加這單親事工的孩子,現在他們都長高了,正攻讀高中或大學,以前他們也曾經歷過反叛或低沉的日子,現在開始發芽、生根、結果,有些在教會中當兒童主日學老師,有些在敬拜小組中用美妙的歌聲事奉神,更有邀請我參加他們的受浸典禮。感謝神,藉著祂的愛這些孩子都能經歷冬去春來,在人生路上為主發熱發光,正如詩篇所說「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你已將我的哀哭,變為跳舞,將我的麻衣脫去,給我披上喜樂」(詩篇30:5,11)。願主賜福眾人。

化敵為友

化敵為友

湯邱佩華傳道

        在一次親子講座後,一堆家長提出發問:「我十四歲的兒子整天待在電腦前打遊戲機,跟他吵過多次,還是依然故我」。另一位母親又繼續說:「最糟糕是學校今天發出通告,孩子每天平均要用一小時在網上尋找功課資料,明天又警告要限制孩子用電腦的時間,弄得家長無所適從」回應聲此起彼落,「這數碼通訊世界奪走了我的女兒,她每時每刻都盯著手機,姆指快而準地發短訊,我已好幾天沒有機會與她傾談」,幾把聲音叫囂著「家長要站起來,齊心對抗這科技洪流,不然這大怪獸遲早會把我們的孩子吞吃了」。

       駕車回家時我再反思「現今科技網絡資訊和社交媒體,真如洪水猛獸般可怕嗎?」近今個人電腦和手電,已是生活必需品,變成家中的隱形成員,對年青人的影響尤其深遠,家長看著這科技洪流,確實感到手足無措,可是撫心自問,父母也被捲在大浪中,整天機不離手。有一次我們到外面吃飯,等待餸菜時,我自然地拿出手機查閱電郵,抬頭一看,丈夫和孩子都各執手機,有打短訊的,或觀看網上資料,亦有在玩遊戲的,我們出來吃晚餐,是要讓大家有親子溝通,網絡世界卻靜悄悄地潛進我家,自己還懵然不知,突然我也有一種如臨大敵的感覺,直到閱讀一本關於科技與親子的好書,提醒我們將這猛獸化敵為友,利用科技把家人拉近而不是分隔一方,讓社交媒體成為父母與孩子的一道橋而不是一幅牆!

        其實父母只是”科技世界的移民”,而孩子是土著。我們由原居地移民北美洲,遇到新的文化環境,新的事物和朋友,雖或操著流暢英語,可是還略帶中文口音,週末還是喜歡到茶樓吃點心餃子,身處異邦,我們仍難免把原居地的文化與背景帶進移居地,我們的孩子卻生於北美洲,”外黃內白”,英語流利沒有口音,喜歡吃漢堡包和薯條,是典型的”土著”。如果我們將這概念用來反思現今的科技發展,便會明白,對於父母來說,手機和電腦只是用來查看資料和作基本通訊,我們還是用過去的角度去看這網絡世界,可是孩子生下來已被這些科技產品所環繞,習以為常,自然地成為他們生命的一部份,手機和短訊不單讓他們與朋友聯繫,更是尋找”我是誰”的一個途徑。就像我們那一代已習慣扭開水喉便有自來水,按一下燈掣便滿室通明,很難想像要用水桶抽出井水或燃點爉燭取光,同樣地我們不能把孩子從現今科技的進展拉回來,與世隔絕,反而更應利用這”敵人”成為親子的渠道。當我們明白了孩子是”科技土著”,我們會較易給予空間,將接納程度擴大,從而建立親子橋樑,大家更可商討制定”家庭協議”,一起定立那些場合或時段,禁用科技媒體,齊心實行,互相鼓勵,達到目標時還可來一個”家庭慶祝典禮”。

        如何把科技化敵為友?在週末或暑假,一家人齊齊觀賞網上的電影或在電子遊戲機前比拼一番,我跟丈夫孩子們玩遊戲時,他們通常都大叫大笑,因為我拙手笨腳,他們看到便十分肉緊,在旁引導,可是最後分數還是強差人意,孩子便開玩笑說,他們用腳趾控制比我用姆指更能揮灑自如,大家都笑起來,為家中帶來一點溫馨與歡笑。我們也可分享在網絡上看到的資訊,兒子看到有趣的短片便會叫嚷「媽,過來這邊,給你看這個,把我笑死了。」看後,我也忍不住與他大笑起來,在一些親子講座中我還可用這幽默短片作引言,這可要多謝兒子分享的資源。另有一次女兒經過我身邊,看到我在觀看”安靜”這首聖詩的短片,便跟我分享另一首相關的歌曲,很自然地讓我們有一段靈裡的分享。每一次我獨自離家到外地,在機場候機室,都會發短訊給我丈夫和兩個孩子,表達愛意,叮囑他們要小心保重,發出後收到的回應都是窩心的「知道,你自己也要小心」「媽,我也愛你」「不要在機上再工作了,休息一下或放鬆看一套好電影」,我收起這些短訊,在孤單或洩氣時拿出來,給我鼓勵和支持,這些網絡功能,為我家慢慢建起愛的橋樑。有一次兒子要在風雪交加的晚上開五個小時的車程到渥太華參加次日一個重要的會議,當然為他十分擔心,只可發短訊為他禱告,他到達後發出回應”任務完成,安全到步,神聽禱告”,再加上一個笑臉,原來我們也可利用手機作禱告聯繫。讓我們與科技電訊、媒體網絡,化敵為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