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6

冬去春來

                                                                                 冬去春來
                                                                                                                                              湯邱佩華傳道

今年的天氣異常反覆,在嚴寒的二月初竟有十五度的氣溫,但在四月中卻又來了一陣白雪紛飛的奇景,正如變幻莫測的人生,經歷高低起伏。當我入住第一所房子時,興奮快樂地計劃著屋前園藝的種植,朋友便提醒我在入冬以前把要栽種的鬱金香花球莖埋於土裡,等待明春便會花香滿園。我心裡大惑不解,球莖經歷嚴冬後不是變成半死嗎?為何不在天氣回暖時才鬆土栽種,朋友卻解釋鬱金香需有冬眠期,養精蓄銳後便能在春天開放得更燦爛奪目,球莖長得更粗壯。在半信半疑下,這新手園丁便照著指示行動,冬去春來,看著去年埋在深土下的花球莖,果真在花圃中發芽生長,一下子滿園都盛放著顏色奪目的鮮花,彷如歐洲的小荷蘭一般,讓我這新手園丁樂透了,也給我一股清新與盼望的感覺。

多年前在兒童主日學教導幼兒班,看著天真活潑的孩子,心裡又感恩又快樂,可是當中有位三歲的小女孩卻與別不同,引起我特別的注意,每次踏進課室後她都躲在桌下,任憑其他孩子又跑又跳,忙於各式的玩具和活動,這女孩卻全不理會,無論我們如何引導,她還是堅決不出來,對她說話,她也只是睜著那雙又圓又大的眼睛看著我們,一句話也不說,就是到了集體活動、唱詩和聖經故事,還是愛理不理,繼續躲在她的「私人洞穴」裡,不肯出來。老師實在拿她沒辦法,評估她年紀還輕,語言能力未發育完全,以致閉口不言。

可是過了幾個月,主日學舉辦家長日,有機會與孩子的父親會面。當他分享家庭現況時,我才開始明瞭女孩那奇特的表現。原來父母早在孩子一歲多時便離異,星期一至五她跟隨母親,週末便由父親看顧,換言之孩子從嬰孩期開始便已每週搬家兩次,環境經常的變動,讓她缺乏安全感,躲在桌下,可能就是一種自我保護的反應,父親更說她在家中說話停不了嘴,在外面卻一言不發,可能這是她對混亂的成人世界所作的無聲抗議。聽畢,我心裡很受感動,覺得孩子很可憐,自小便要經歷家庭的巨變,所以自此以後,我對這女孩特別關顧和愛護,用更多的時間與耐心,嘗試跟她溝通,不料過了一個月,這冰冷的小心靈竟被溶化了,她開始從桌下走出來,在集體活動中安靜地坐在我身旁,而且下課父親接她時,竟然依依不捨地抱著我的腳,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凝望著我,再過了幾個星期,更開始與我說話傾談,口若懸河,說個不停,口才比班中任何同年紀的學生遠超得多,心中暗想,她將來長成後定是一位出色的律師或演說家。這巨大的轉變,令我十分驚訝,原來愛與被接納的影響是如此大,將埋藏在心底的能量釋放出來,猶如鬱金香球莖般。

從這個啟發,神便帶領我向教會提出開辦單親家庭事工,藉著一群成熟與愛主的信徒,去支持及引領這班在家庭風暴中受衝擊的孩子,取名為SPRING(Single Parent-&-Kid Renewed IN God)支援事工,其中有三個喻意,SPRING是春天的意思,經過嚴寒的冬天,春回大地,帶來希望與生機,SPRING的另一個解釋是彈簧,當壓力鬆開後,便有回彈的機會。SPRING的第三個意思是一道清泉,猶如在乾旱沙漠中的甘露。如經上所記「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翰一書4:19)。所以教會一班弟兄姊妹便委身在這個單親家庭事工中,以神的愛帶給這些孩子一點溫暖與希望。

轉眼間事工己舉辦了十多年,我們只是憑著信心,依靠天父的帶領,在自編的教材下推動這事工,完全不知成效會如何,最近兩個月,神竟讓我在不同的教會與場合中重遇曾經參加這單親事工的孩子,現在他們都長高了,正攻讀高中或大學,以前他們也曾經歷過反叛或低沉的日子,現在開始發芽、生根、結果,有些在教會中當兒童主日學老師,有些在敬拜小組中用美妙的歌聲事奉神,更有邀請我參加他們的受浸典禮。感謝神,藉著祂的愛這些孩子都能經歷冬去春來,在人生路上為主發熱發光,正如詩篇所說「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你已將我的哀哭,變為跳舞,將我的麻衣脫去,給我披上喜樂」(詩篇30:5,11)。願主賜福眾人。